欢迎光临网微建站官网网站,自助建站微信官网

帮企业建设网站,微网站建站,

微建站官网的功能是什么意思,微建站程序有哪些

工厂都自干销售,还要贸易商干吗?阿里催化“新贸易”破局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6      浏览量:0
【大河报·大河财立方】(记者 杨霄 文图

【大河报·大河财立方】(记者 杨霄 文图) 阿里巴巴正鼓励国内中小制造商甩开传统中间商,自己干贸易。9月17日,在浙江温州市举行的“G104时尚走廊采购节暨1688数字新发展峰会”上,阿里巴巴B2B事业群首次释放了“新贸易”战略,它鼓励温州外贸型工厂在全国制造业打个样,通过加持数字化工具、缩减贸易流通环节,用“源头货、一手价”的方式直达消费终端。工厂自个动手干了批发或零售,还让贸易商怎么玩?

外贸制造商遇转型之困,马云“五新”又加上了“新贸易”

首次公布并开启“新贸易”战略,阿里选择的切入点是温州。

这里是中国民营制造业的初始点,过往40年改革开放的前沿。同时,也是受今年影响,外贸加工业严重受挫的地区之一。

9月17日,在大象国际商贸城的活动现场座无虚席,当地的服饰、眼镜、箱包、电子产品、玩具等7个主导产业的核心企业云集于此,也有来自全国的买手群体。公众对这些工厂的名称未必认识,但它们多是国内外知名品牌的代工商。这包括ZARA、韩国依恋、H&M、匡威、迪士尼、百丽、箭牌等。

“新贸易”是什么?

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汪海的解答是,中国制造要解决与市场相隔甚远的顽疾,通过加持数字化工具,进入批发、零售领域,进而与消费市场同频共振。由此,获得消费市场大数据支撑,才能解决订单确定性,由既往传统的大规模生产模式晋级至C2M柔性生产模式。

为何阿里提出“新贸易”?

原因直观且清晰。今年突发新冠肺炎疫情,对国内外贸型制造业产生了剧烈冲击。温州德赛集团是国内鞋业外贸出口的领头雁,今年以来,该公司在海外市场订单量下滑50%。由此在今年4月决定转轨内外贸“双循环”。当然,环境倒逼是一种被迫。

阿里充当何种角色?

它是卖数字化“武器”的。机会就在于,外贸型制造商做惯了大单订制和海外市场,订单量大、收益稳定,它们压根不擅长捎带手去做内贸,或从心里对内贸渠道有抵触。

但疫情突然袭来,海外市场销售受阻,转轨内贸绝非一蹴而就。

就如温州凌致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方健所言,建一套完整的传统内贸体系,就要有打通全国的批发商网络,获得国内市场至少4000家店铺的销售支撑,否则,很难形成有质量的品牌化和规模化。这对中小制造商来说谈何容易。

于是,阿里巴巴向这些外贸企业推销它的新武器,“‘一键建站’工厂搜索平台+1688内贸体系+淘宝特价版”三合一。这是阿里系对自有B2B渠道的一次重大变局,将三个独立平台实施了一次大整合,即成了“新贸易”战略的后台。

值得一提的是,“新贸易”战略,是阿里系在今年实施的新增项,它并不在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4年前提出的“五新”战略(新零售、新金融、新制造、新技术、新能源)当中。

制造商能抢走贸易商的活儿?工厂接上消费市场是关键

阿里巴巴B2B事业群进行产业大整合,是为驱动工厂进入内贸业。它所拿出的理由,是中国制造业加持数字化能力与工具,重构核心竞争力,趋向完成传统生产模式向C2M订制化柔性生产模式大迭代。

C2M生产模式,是5年前国内制造业已有的概念。简单理解,就是针对某一位消费者对商品提出的个性化需求,工厂也能接单生产,并提供相应服务。

这在当年对国内制造业而言,几乎是天方夜谭。

试想一下,如不是独立手工作坊,大型工厂何以具备这样的生产方式?或者说,即便工厂具备这一生产方式和能力,也不具备与终端消费市场直接交互信息、服务的能力。更何况,没有哪家规模以上工厂,愿接这种“碎活”。

综上,C2M听似很美好,却严重受制于“工厂——消费者”信息互通,以及既有生产模式与产线科技的现实支撑力。

阿里巴巴突然露了一手。9月16日,阿里巴巴打造的新制造平台“犀牛智造工厂”正式投产。据悉,该智能化制造平台以服装行业切入,运用阿里巴巴的云计算、IoT、人工智能等技术为中小企业解决生产供应链中的痛点。

“犀牛智造工厂”,是马云提出的“新制造”战略的落地。它所释放的积极信号,是当前国内智能化装备硬件,已具备批量装备工厂的条件。当下,它虽不能为单一消费者生产订制化商品,但已能做到小批量、快生产,迈出了一大步。“100件T恤”,它能接单生产,这是绝大多数服装企业看不上眼的买卖。

“新制造”的硬件条件获得了支撑,剩下的就是解决C2M生产模式的软件。

简单理解,工厂需要实时了解消费市场动态需求和订单。于是,阿里巴巴推出了“新贸易”战略,鼓励工厂直接涉足贸易业,做批发、做零售,从而源源不断采集到市场一线的数据信息,配合“新制造”,完成C2M生产模式迭代。

在汪海看来,过往20年,中国制造业对消费市场的趋势与需求判断,绝大多数来自多层级贸易商。不打破与消费者层层阻隔的传统贸易模式,没有完成转型的可能。

但绕开批发商,工厂自己连接消费者,这谈何容易。即便只做电商渠道,这对专注于制造的工厂也绝非朝夕,仅是建立与之匹配的经营团队,即是第一道门槛。

汪海认为,每个行业、每家企业总有第一步,外贸工厂可以先做线上批发,找到淘宝卖家、MCN直播机构、社区电商玩主等,然后,再考虑直达零售。与此同时,当前中国数字化技术能力走在世界前沿,中国的90后“厂二代”站起来了,他们是互联网生长的一代,他们在经营思想上的转变,才是推动中国制造数字化变革的根本。

中国670万家制造工厂,是电商平台正在争抢的资源

“前手向公众揭晓‘犀牛智造工厂’,后手就抛出了‘新贸易’战略。”阿里巴巴这套组合拳打得相当紧凑。

尤其是它的“新贸易”战略,顺势改造了B2B事业群的业务单元结构。“一键建站”工厂搜索平台,是阿里在数字化企业黄页的创始本行。它为中小企业提供在线官网平台及可视化工具。方便意向买主找工厂,并在线看到工厂实际生产情况;1688内贸体系,这是阿里巴巴起家的本领,它是国内最大的B2B在线交易平台;淘宝特价版,是为了给工厂直达C端市场用户,为非知名制造商建立“工厂直营店”的一个平台。于是,三者合为一体便有了阿里对温州工厂的热情“鼓舞”:源头货、一手价,直达全国消费终端。

不仅如此,阿里巴巴殷勤地对地方特色产业带提供资源支持。它提出三年计划,在国内打造超100家产业带教育中心、1000个产业带直播中心,为采购商提供1500亿元免息赊购金融服务,并在全国30个城市建立产业带服务中心。一语概括,为当地出钱、出资源、代培养专业人才等。

阿里为推动“新贸易”战略这么卖力,总得图点儿什么?

答案简单清晰:1688+淘宝特价版的业务架构,足以说明它希望将更多的国内制造商资源聚拢在自家平台体系上,不管是B端、C端,总之,没跑出自家“碗”外。

事实上,今年以来并不只阿里在撩拨制造业,拼多多、京东、苏宁等电商平台剧透,无不向上游充分示好,平台、金服、物流、智能化工具样样输出。“推动国内制造转轨内外贸易‘双循环’”,正是他们手中挥舞的大旗。

另需看到,中国的工业数字化已升起浪潮,并受疫情倒逼而被迅速催化。当日,出席活动的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认为,这将是中国制造加载数字化,完成生产模式迭代,重构全球竞争力的良好机遇。

换个角度看,各大电商平台充分示好制造商,何尝不是看中了向它们输出数字化工具的这门“大生意”:中国有670万家工厂,中国的私营企业2700万家,中国的个体工商户7500万家。如果对他们既卖了技术、设备,又圈住了品牌和货源,这是任何平台聚拢、粘住更多客户的“不二之选”。

不过,“新贸易”+“新制造”,为中国制造业提出了一个新的发展命题。未来已来,也许为消费者独立定制生产的时代,真的不远了。

责编:黄鑫 | 审核:李震 | 总监:万军伟